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 023一条笨鱼 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冰山攻

《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 023一条笨鱼 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冰山攻

发布时间:2019-11-08 16:42:3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砍刀手喵德华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是砍刀手喵德华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姜,赫连,书中主要讲述了: 莉兰见张文轩双眼发红,已经有点癫狂了,赶忙挤出两串眼泪,楚楚可怜地抽泣道:“张公子的恩德……小女子来世结草衔环作牛作马也要报答您

>>>《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在线阅读<<<

《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免费试读


莉兰见张文轩双眼发红,已经有点癫狂了,赶忙挤出两串眼泪,楚楚可怜地抽泣道:“张公子的恩德……小女子来世结草衔环作牛作马也要报答您……”

“呵呵……下辈子,你这个没心肝的女人!我真是眼瞎!”张文轩怒极反笑,扶着小厮踉踉跄跄地去了医馆。

锦衣男子冷淡地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莉兰,说:“你也来世再报答我吧,这辈子先不着急。”说完带着随从也走了。

莉兰呆住了,没想到自己没有搭上贵人,连张文轩这个备胎也没留住。这时掌柜走上前去,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对她说:“莉兰啊,你以后别来临风楼卖唱了,招来的这些人我们可开罪不起啊。”

这下饭碗也丢了,莉兰脸色惨白,泪珠一串串地留下来,但是再也打动不了铁石心肠的掌柜了。

京都府尹亲自带着人来临风楼收拾了残局,把赵亭和他的家丁带走了。莉兰在众人排山倒海般的议论声中也抱着她的月琴期期艾艾地走了。

沈姜围观完这场大戏,觉得这个莉兰简直是人才。她决定回府后就派人去京郊把莉兰找出来,好好调教一番说不定还有大用处。

沈王妃对这些却是毫无兴趣,只是临走前吩咐掌柜以后要严守规矩,不能什么阿猫阿狗的惹祸成精的都往里放,还罚了掌柜两个月的工钱以作警示。

沈姜一回家就兴冲冲地去找紫苏和天草,二位依旧窝在小院子里兢兢业业地炼药,谨遵师父的叮嘱,既不乱跑也不贪玩。上次跟着沈姜去秋菊宴也是好说歹说才肯离开心爱的小药房。

“紫苏,天草,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们。”沈姜打断了边看医书边小声讨论问题的两个人。

“见过郡主。”她俩齐刷刷地站起来,给沈姜行了个礼。

“快平身吧,我现在手上有间药铺,想聘请二位做首席司药女官。”沈姜一脸兴奋。

“司药女官?是干嘛的,要坐诊医人么?师父临走给我们派下来那些乱七八糟的活计都还没做完呢。”紫苏并不情愿。

“就是呀,咱们没学过做生意,也不知道怎么经营,别把郡主的药铺给折腾关门了。”天草也附和着说。

“这些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好了。要专门卖你们给我调的那些膏啊霜啊鲜花汁子,定价经营都有专门的掌柜负责,不用你们操心。”沈姜自信满满地说道。

“……”紫苏和天草面面相觑,该怎么解释,这些都是师父特意吩咐下来专供给沈郡主的。

见二人仍然面有难色,沈姜继续游说:“你们只负责调制和解答客人疑问就好了,不需要操心别的。每个月还有月钱,女孩子要买的东西多着呢,你们不赚钱怎么能行。”

沈姜想到紫苏和天草的衣食住行虽然都由王府供给,但是她俩从不肯接受王府的银钱,只说师父临走前留够了银子。但是这么久了从没见过她们去集市逛逛,沈姜还是有点担心的。

“郡主,一是师父吩咐的药我们都得挨个炼完;二是,给您的制那些药妆药浴都是师父亲自指定的材料,有些添进去的药材可以说是不计成本的,这些要量产真的很难。”紫苏一脸为难的解释着。

“……”沈姜只觉得好用,的确没想过成本的问题。但凡要做生意,成本控制不了,成品再好用也没得赚啊。

“有没有可能,用便宜又有点效果的药材代替呢,把它们控制到刚刚好有点效果,但是又要靠不停地买来维持。”沈姜眼睛一亮,想到了这里,这主意太妙。

“素问姐姐那些药你们也别担心,到时候把药铺专门空出来一间给你们用。”

“紫苏,我觉得郡主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简化几个方子嘛,看看能不能达到郡主的要求。”天草对这个有挑战的工作跃跃欲试。

紫苏看了看被沈姜鼓动地一脸兴奋的天草,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沈姜先试验一下简化版药方的效果。

“那你们先抽时间试试,我等你们好消息哟。”沈姜目的达到,十分开心。

“对了,紫苏,你们有没有药粉,沾上了就让人浑身发痒,或者打喷嚏的那种。”沈姜走了一半,又折回来神神秘秘地问道。

“有啊,郡主你要的话给你一瓶,我们无聊的时候配了来恶作剧的。”紫苏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绿色小瓷瓶递给了沈姜。

“这个什么症状,有解药吗?”沈姜脑补了一下庆王中招的样子,有点心虚地问道。

“沾上了摸到哪里哪里就像针刺一般,没有解药,十二个时辰之后就好了。”紫苏一脸坏笑。

沈姜把瓷瓶收起来,出了她们的院子,直接去了藏书阁给庆王找诗集。

庆王为什么特意翻窗户来要这本诗集,还问是不是出自她父兄的手笔。沈姜直觉是这诗一定有问题。

可是在沈姜前世的记忆里庆王并不关心靖南王府的种种,她也没听父兄说起过庆王如何,可谓是全无交集。

在她的记忆里,庆王一直是个逍遥王爷,既不站队,也不参与朝堂上的政治倾轧。无论谁得势谁倒霉,他始终是看起来干干净净,不沾一丝是非的样子。

以前身在局中,难免看漏各种是非。现在的沈姜再回忆起前世种种,觉得像在看别人的故事一样,很多事发都有端倪,只是自己以前没有注意。

庆王要么是真的清清白白,要么就是隐藏极深,在幕后翻云覆雨。沈姜得出了如此结论。

不过不管是哪种,她都不想惹上,赫连家的冷漠无情过河拆桥说不定写在血液里代代流传。侄子都那样,这叔叔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沈姜在藏书阁翻了大半天,才翻到那本积灰的诗集。翻开泛黄的纸张,沈姜又细细地看了一遍这首诗。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妥。

是夜,沈姜梳洗过后打发走了青梨和碧桃。把诗集拿出来,翻开那一页诗,细细地撒上了紫苏给她的药粉,用一根刷胭脂的小刷子均匀的刷过了一整页纸,然后又把诗集合上,放在了桌上。

按照庆王的行事风格,说不定他今晚又要翻窗户。沈姜抱了本书窝在贵妃榻上,边看书边监视着开了半扇的窗户。

沈姜困到不行,打了个盹,一睁眼发现庆王已经坐在了椅子上,正单手支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见过王叔。”沈姜平复了一下被突然冒出来的庆王吓得狂跳的心,起身下榻给他行了个礼。

“平身吧,这就是那本诗集?”庆王眼光看向了桌上,那本诗集静静地躺在那里,看来庆王没翻过。

“是的,王叔可以带回王府慢慢看。”沈姜心虚的低下了头,心里默默地祈祷庆王拿了诗集赶紧走。

“不必了。”庆王环伺沈姜的房间,看到一个铜盆,伸手拿起诗集在蜡烛上引燃了,扔进了铜盆里看着它慢慢烧成了灰烬。不知道是不是药粉的缘故,火苗有一会儿变成了诡异的绿色。

沈姜一脸疑惑,不知道这个烧书的举动是什么意思。“王叔,你为什么烧了它?”庆王本不想和沈姜说那么多,她只是个小小女子,并不需要知道太多朝堂之事。可是看她黑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还是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了一句。

“这首诗有歧义,我担心如果流传出去,有好事的人故意曲解,说靖南王府的郡主公然在皇宫宴会上写反诗。”庆王说道。

反诗……沈姜一下子脸色苍白,她想了很多,唯独没有想到这里来。本朝皇帝暂时还没有纵容文官咬文嚼字挑刺陷害的意向,但保不准以后没有。

庆王见她脸色一下子不好起来,还是有些后悔告诉了沈姜这些。

“你先别担心,那幅画叶家小姐自己收走了,我已经吩咐人寻个机会给烧了。物证都没了,人证你自己想办法去串串词儿吧。过个几年就算有人提起,你们俩当事人一口咬定写的是别的,想栽赃也没那么容易。”庆王想了想,提醒她记得去找叶蓁蓁。

“王叔恩德,沈姜一定会报答的。”沈姜淡定了下了,对着庆王行了个标准的全礼,他又救了她一次。

“你当然要报答我,已经欠了我三件事了,这次再加三件吧。”庆王毫不客气地受了她的礼,还追加了条件。

“……”沈姜默然无语,感激的情绪去了七七八八,还有点可惜庆王没有翻开那本诗集,尝尝被针刺十二个时辰的滋味。虽然这样对待救命恩人是不对的,但是她忍不住去想中了招的庆王还能这么嚣张吗?

“王叔,为什么你一直帮我?”沈姜问,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她不知道欠庆王六个要求要付出什么程度的代价。

“大侄女,为什么你惹祸都撞到我手里?”庆王反问她,沈姜眼神里的防备让他有点受伤。

沈姜无话可说,的确每次都遇到庆王。

“只是顺手,就像河滩上遇到一条搁浅的笨鱼顺手把它扔回河里那样的顺手。”庆王撂下这句话,身子一飘就从窗子走了,只留下一个呆立在屋里的沈姜。

“我是笨鱼?”沈姜后知后觉。

《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 精彩点评

这个作者(砍刀手喵德华)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

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

作者:砍刀手喵德华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这个作者(砍刀手喵德华)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嫡女重生:邪王的逆天狂妃》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