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倾天下不如倾汝心》凤倾天下凤倾月 straight(直人文) 倾天下不如倾汝心忠犬攻

倾天下不如倾汝心

古代言情已完结

《倾天下不如倾汝心》是旧时菖蒲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倾天下不如倾汝心》精彩章节节选: 这到底是哪里?!周围满是浓浓的雾气,什么都看不清,只隐约可知身在丛林迷障之中,呼吸被什么东西阻滞着,忽然,周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30 16:30: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倾天下不如倾汝心》是旧时菖蒲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倾天下不如倾汝心》精彩章节节选: 这到底是哪里?!周围满是浓浓的雾气,什么都看不清,只隐约可知身在丛林迷障之中,呼吸被什么东西阻滞着,忽然,周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

《倾天下不如倾汝心》免费试读

这到底是哪里?!周围满是浓浓的雾气,什么都看不清,只隐约可知身在丛林迷障之中,呼吸被什么东西阻滞着,忽然,周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条条小蛇似是穿越了迷障,突现于眼前,让人措手不及,想找个方向突破逃离,转了一圈却发现,每个方向都是厚如墙壁遮住视线的迷障,以及穿越迷障而来的蛇,只是,蛇越来越近……

“啊啊……”洪亮而冗长的尖叫从别院中的某一个厢房中传出,比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还具有穿透力,唤醒了沉睡的大地。

屋顶的芒十二被吓得摔了下去。

叶莺从可怕的梦境中惊醒,一切的丛林、迷障、蛇,都消失了,不过,呼吸仍是滞阻的,“吭哧……”,她吸了下鼻子,果然是得了风寒,都鼻噻了。

这时她才发现,眼前的房间很陌生,还没来得及细细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敞着的窗口突然跃入一个黑衣男子,该男子头上有几根枯草还沾了泥巴,该男子一脸惊恐地闯入,喘着气问道:“叶小姐,怎么了?没事吧?”

“啊啊……”向来淡定的叶莺还是崩溃了。

芒十二捂着耳朵,哭丧着脸,重复:“您到底怎么了?”

“你……你是在……关心我还是审问我?”

芒十二有些蒙,一脸无措地看着叶莺,他居然像是在审问她?他长得很可怕?少主知道他这么对她,肯定得罚呀!

“叶小姐您误会了,是……关心……”

叶莺没有感觉到恶意,相反,他好像……挺好欺负的样子,她淡定了,“我感染了风寒。”

“我马上去叫孟老,呃,还有世子爷……”

世子爷?言世子?

叶莺想起来,昨晚宫宴前,她无聊闲逛,然后,被毒蛇咬了,被人发现后,她连来人是谁都没来得及看就晕了过去,那人就是言世子,所以,她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言成安此时也刚被叶莺那边的动静吵醒,这么大的叫声,还是两声,芒十二到底在干什么?!他干净利落地穿好外袍,向叶莺所在的厢房大步走去,结果路上就看见芒十二风风火火的样子。芒十二见了他,急忙道:“少主,叶小姐醒了。”

“废话!”言成安不耐,疑惑这人这么傻是怎么进芒部的。

“她说她感染了风寒。”芒十二大喘气。

“马上去叫孟老。”

“属下这就去。”芒十二恨不得长了翅膀般飞逃,仿佛在少主面前再待一会儿就要被芒部除名了似的。

言成安刚推门而入就听到叶莺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脚步一顿,往里一看,只看到一坨被子包裹着的圆滚滚的玩意在重重地打完一个喷嚏后很快意地重重往床上一倒,滚上三滚,撞上内壁后反方向又滚上三滚,他不禁笑出了声,这丫头简直像只撒泼的猪!

叶莺听到笑声,忙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面朝房门,只见一白衣美人立于门口,笑得花枝乱颤,面若桃花,美眸足以惑人心智,总之,迷惑她是够了。她浑身裹着被子,只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那晨光中的美人,心中暗赞,言世子院里居然有如此美人,难道是他那好美色的老爹专门给他搜罗来的?

直到美人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她才不好意思地故作亲切地说道:“不知姐姐如何称呼,这里可是荣国公府?”

言成安对别人的某种眼神习以为常,曾经为倾慕的眼神兴奋或为赏玩一件美物般的眼神而愤怒的少年已经长大了,在师门一跃而上的地位让他不再在意别人的看法,而是掌控他们。他很淡定地接受着叶莺直接的目光,直到他感觉这目光赤裸裸的欣赏意味过了头,没有半点男女羞涩,原来,竟然是把他当成了女人……

言成安满头黑线,他在别院里一向随意,满头乌发垂在脑后只用白玉环簪扣住。他径直走了过去,拎起那一团东西,扯平放倒在床上,看见软塌上还有一张薄被,又扯了过来给叶莺盖上,然后对着床上正被他的一连串动作惊得不知所措的叶莺,冷着脸道:“受了风寒就好好躺着,滚来滚去的作甚!”

“对不起……”

“嗯?”

“原来你是——”

“是什么?”

“好美的人……妖,呵呵……”

言成安怒了,这丫头脑子不甚正常啊,期初还以为外面传她是个小怪胎只是因为这丫头安静得不讨喜,整天就知道拿各种杂七杂八的书看,还想着把她留这也不难照顾,书房里的怪闻杂志够她看的了。现在看来,果然是个十成十的小怪胎,相府的人伺候她应该经验很足吧,要不要捉几个来?

叶莺看美人蹙眉打量着她,脸色晦暗不明,好像在打什么主意,不禁拽紧身上的被子,往床的内侧缩去。

言成安脸色稍霁,顺势在空出来的床边坐下,伸手想去摸她的额头,叶莺不明所以地躲,言成安不耐烦地道:“本世子是看你发烧了没,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脑子里都是些什么怪渣渣!”

他就是言世子?叶莺懵逼了,脸丢大了,得罪人了,于是难得乖顺地任他探了探额头。

“有些发热,你在这先好好躺着,待会儿孟老会来给你看病,这里不是荣国公府,是我的一处别院,你昨天被毒蛇咬伤,此毒要解还需些时日,”说到这,言成安注意到她神情没有异样,没有反对,看来不知道自己身怀异血,“我这有位老先生擅长解此毒,再加上你感了风寒,就先在这别院里养好身体,左相大人那边我派人去说了。”到时再说派去的人不靠谱,不小心耽误了什么的,再赔点礼也算无事了吧,言美人如是想。

言成安想着,从昨晚事发后他就派人盯紧了左相府,但叶相只是拨了一半府兵去配合禁卫军搜寻,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异动。他回过神来,床上被裹得严实只露出一张小脸的小丫头正怔然地看着他,他不禁想起就在刚才,她居然把他当人妖,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蹙起好看的双眉,问道:“怎么了?”

“我饿了。”叶莺觉得有些委屈。

“正好是早饭时辰,厨房有热粥,我去端些过来。”言成安起身往外走。

“等等!”

“又怎么了?”言成安回头。

“言世子,别院里没有婢女吗?”

“没有,”婢女之前是有的,但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他便不再用了,芒部的人伺候得已经很如他的意了,“但不缺伺候的人。”

“那……那我要……洗澡换衣服怎么办?”

叶莺脸色通红,不知是因为发烧还是什么,言成安似是很认真地想了一下,才回答道:“我实在不想再往别院弄些心思不正的女人,到时我让厨房的王婆婆伺候你洗浴吧,至于衣服,我再派人去给你买些回来。”

叶莺望着床帐顶部发呆,头隐隐发晕,感觉犹在梦境,一会儿会醒的吧,醒了就看到阿爹了。她又睡了过去……

言成安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桂圆红枣粥走进厢房,便看到孟老坐在桌前,正看着床上的叶莺,一脸的犹豫,桌上放着他的药箱。言成安走过去放下粥,再走至床边,果然,这丫又睡着了。

“这小丫头真是能睡啊,老夫正不知该不该叫醒她。”孟老看言成安如救星。

言成安也是无奈,但虽然认为她病了,多睡是好,但也得吃饱了看了病再睡吧,于是他果断地伸手轻拍她的脸,却怎么也拍不醒,她病得不重,不该是昏过去了,于是他无奈地一把捏住叶莺的鼻子。

叶莺恍惚中以为是叶奚又来闹她,啪的一下重重拍开捏她鼻子的手,嘴里咕哝:“阿奚,别闹!”

言成安被气笑了,只好凑到她耳边,“丫头,别睡了。”仍是斯斯文文的语气,但他故意用了点内力,声音大得能吓醒一头熟睡的猪,于是,猪忽的弹跳而起,瞬间坐起,有瞬间缩至床角,双目圆睁。

然而言成安已经转身过去端粥。

叶莺看着捧着一碗热粥向她走来的美人,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干了什么糗事,有些尴尬地默默挪到床边,低头不语。

言成安本想把粥递给她,但看到她低着头不知又在想些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舀一勺热粥,放在嘴边吹了两下,再伸至她嘴边,“你不是饿了吗,喝粥。”

叶莺回过神的时候,只见美人在她床前,白皙修长的手,把一勺粥伸到她嘴边,美人的眼神,关切而温柔。

叶莺痴了。她穿越八年活得自在淡定,最终要在此时此地如此美人前一日破尽八年之功?

言成安纳闷了。莫非这丫头真的真的是个真傻子?

孟老呆了。少主再于心有愧也不用这么照顾这个傻丫头吧?

还好,她还是乖乖把粥吃了。

孟老给叶莺看过后,确定只是小小风寒,喝点药多睡觉很快就能好,言成安放了心,把另外一碗粥喝了后便出去了。叶莺感觉也睡够了,言成安走之前说院子的西北角有座藏书阁,就在他处理事务的书房旁,她便下了床,打算去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倾天下不如倾汝心》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倾天下不如倾汝心》,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旧时菖蒲)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